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冯俏彬 > 大力发展新经济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一招

大力发展新经济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一招

今天我们在这个地方谈论中国中等收入陷阱,实际上大家关注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长期动力问题。我听马晓河院长在介绍他们的研究成果以后,觉得他这里面所涉及到的三个方面的问题:经济方面、社会方面、政治方面,无论其中的哪一个,字字句句都击中当前中国面临的实际问题。我听了以后,心里面真是特别感慨。

对于当前所面临的问题,大家都有切身的感知。但对于这些问题,下一阶段怎么样去解决?有没有一种办法是把一个问题解决了以后,然后我们再继续向前进?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是,问题还是要在发展当中解决。我们当前经济、社会、政治方面确实有非常多的问题,所以一定要有一个驱动各方不得不向前发展的动力源,在发展的过程当中,不断的解决问题。我有些时候把这种方式总结为“拉扯着前进”,援引一些生物学家讲的话,叫做“共同进化”。因为不可能等一个问题解决好了以后再走下一步,实际上是在不断的进化过程当中,不断相互反应来解决问题。

因此,在现在的发展当中,就要特别重视新经济,因为这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当中不可阻挡的动力源的确定问题。从理由上来讲有两点:

第一历史经验。大家都认同长周期理论,长周期理论告诉我们,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包括中国经济在内的整个世界经济都是处于一个相对衰退的一个时期。这个长周期理论也告诉我们,在长达5060年的经济周期当中,要走出这样一种衰退,唯有依靠的是技术方面的重大突破。因此技术进步和技术变革,以及技术在得到广泛应用以后所形成的产业结构和经济结构,实际上是我们走出长周期主要的动力源。站在历史的角度,长周期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

第二是现实层面。我们可以看到,就是当前以互联网+或者互联网作为技术革命的一个变革对于全社会所产生的巨大的冲击。我经常提到一些互联网人士讲的一些话,他们说互联网是一种基础设施。他们还有一句话,就是这个基础设施被发明、在实验室完成它的创制以后安装到全社会,大概需要2030年的时间。所以马云经常讲,未来的20年到30年是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安装到全社会的这样一个时期。

这个基础设施安装到位的时期,实际上就是对全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全面改造的时期。我们现在观察到的这一种改造,主要是在零售电商,近年来在交通出行方面有一些突破性的发展。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将要迎接的是互联网技术对制造业全方位的改造。我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曾经参加过东北经济的调研团,看过一些制造企业。我深深的感到,未来制造业的出路,主要就是在互联网技术的帮助下实现和服务业之间的融合,而这一点完全可以契合马院长刚才讲的这样一个框架。所以,未来在互联网对于中国制造业进行全方位改造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有可能迎来一种新的产业结构和新的经济结构。这个也是未来引领我们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走向一个更加光辉灿烂未来的动力源头。

 当前,面临着新经济的发展,政府整个监管确实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方面。我们要做的事情,其实还是要回到新供给的主旨思想,“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释放经济社会活力”。由于时间关系,新供给有很多方面的主张可归结到一句话:政府要以制度创新和制度供给为主来为全社会的发展解除束缚、放活力。

最后,我想起黄仁宇在《中国大历史》当中说的一句话:从古代社会到现代社会的转变,类似于“从走兽到飞禽的变化,非经剧烈的痛苦而不可为之”。这也同样适用于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形。所以我觉得从我们现在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从中等收入国家进入到高收入国家,一定也是要经过一个非常剧烈的社会变革的这样一个时期。因此,“中等收入陷阱”这个说法的确具有警示意义,但与此同时还要有一种平常心和定力,对待我们未来10年、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以内可能作为常态存在的中等收入阶段。我这两个事情也不可对立,一方面要警示,另外一方面,要有长期思想准备,我们可能还是需要10年左右,甚至是更多的时间来渡过这样一个阶段,然后就迎来实现中国梦,迎来中华民族复兴伟大的崭新时期。

(此为在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201757日“中国的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读书会上的发言)

推荐 1